「麥田狂想」4.7 之1045

「1045」是近兩個月來最常說的數字,這也是喜願白海豚牌中筋麵粉每袋22公斤的統一報價。而不了解喜願小麥契作內涵與運作方式的朋友,通常會有直接的反應:「怎麼這麼貴」;當然在買賣尋價過程中,難免有「嫌貨人才是買貨人」的訪價策略,不過「白海豚牌」中筋麵粉確實沒有任何議價的空間,也讓許多有意願支持本土詢價的朋友都對「價格」有些失望。

而語言往往無法精準地傳遞算式,尤其是瑣碎的成本細目。為了呈現真實的面貌,特地在文末詳載喜願白海豚牌中筋麵粉成本分析,提供對於喜歡「比價」的商家參照核算,也滿足某些好奇者的試探(純粹以價格考量,若比進口便宜就使用的店家)。即使是這麼坦白的風格,還是會有「剖心肝給人看,還被嫌臭腥」的風險;因為虧本的生意真的有人要做嗎?

「麥田狂想」4.6.2 之歡喜感恩

2011年4月11日(一)我們特地邀請台南學甲李煌南夫婦、苗栗苑裡的多位農友與長期支持喜願小麥契作的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夥伴,還有關心「麥田狂想」的好朋友志榮、懷恩等人,一同參與見證喜願白海豚牌中筋麵粉在台中大肚「宏興麵粉」誕生。

13公噸(13000公斤)的本土小麥,對於高度自動化的麵粉廠而言,都還無法滿足一個小時麵粉碾製的行程,反而會因為產品轉換造成更大的作業負擔,削弱了最大利益。這種狀態更常見於連續式極大化的工業生產模式,少量多樣化的產品就逐漸失去生存的空間;而農業已仿同工業化,直接壓縮了獨立小農的生存空間。

「麥田狂想」4.6.1 之精選潤麥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與農友們前往台中清水拜訪洽發麵粉,一同見習全麥粉的製粉的過程。明天(4月11日)我們將再和農友們一起到大肚的宏興麵粉,見證喜願「白海豚牌」中筋麵粉的誕生。

「台灣種植小麥不成問題,關鍵在製粉的一次加工斷鏈」,尤其近二十年麵粉廠的發展均朝極大化發展,精密配粉,設備規模龐大,單位小時量能倍增,更不利於台灣本產小麥的加工,而這段「斷鏈」的產業結構,才是阻礙的關鍵。

明天(4月11日)早上要研磨製粉的喜願小麥,已在3月底委託洽發麵粉檢驗物性化性,再一次確認台南學甲小麥的品質特性。這次喜願小麥製粉採「總粉均質」,不作配粉與其他處理。十幾噸的小麥對麵粉廠而言為極小量,但我們卻要努力打拼四年,這次批量製粉數據(夾雜物、製粉率、蛋白質…)將是台灣小麥品質進展重要的里程碑。

「麥田狂想」4.5 之豐南藏富

「豐南」為台南市學甲區農友李煌南老先生農場登記的名稱,「煌南」的閩南話發音近似「豐南」,而以「豐南」為農場名稱,深具意義與巧思。李煌南老先生也是目前台灣種植小麥面積與產量最大的個體農友,2010年種植面積超過35公頃。由於去年年底至今年初春溫層普遍偏低,小麥晚熟,穗狀乾燥熟稔,麥粒充實飽滿,質量均佳,為李煌南種植小麥近二十年僅見的豐收紀錄。

去年(2010年)10月在協談小麥契作之時,李老先生就表明大幅擴增種植的面積,一則孫女婿的加入,人手增加;二則要扳回2009年秋冬乾旱炎熱,收成不佳的遺憾。他甚至開發出急水溪橋下河5公頃的床地,更耕除青割玉米改種小麥,展現旺盛的企圖心,完全不像是個77歲的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