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龜蹤-憨牛駛田

歳時節氣即將進入「驚蟄」,芳苑、二林、竹塘一帶農田水稻的栽種大多完成播植的工作,由於工作繁忙,就沒有剩餘的時間紀錄田野間的農作情事。直到隔壁田的「總仔」,2月26日開始犁除已播植三週的秧苗時,才真正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對於一位從事水稻農作近60年的老農而言,「犁除秧苗」不僅是金錢的損失,更是嚴重的「面子問題」。在立春後(2月4日),農友們紛紛為「早冬」(註)作準備,2月9日到13日舊社聚落的農友們幾乎已經完成所有水稻的栽種工作,在農路上不時可以看見她(他)們「巡田水」。

而「總仔」的秧仔(秧苗)跟大夥們都是在同時間播種,在二個多禮拜下來,卻發現別人秧苗開始拓根逐漸長大,而「總仔」的秧仔卻好像一動也不動,村裡面的「老仙角」紛紛出動提供意見,但毫無起色。而詢問「總仔」才知道,今年他在播完「秧仔」後,就跟著插秧機到處賺外路仔(1500.-/天),即使老婆使盡各式阻擋,「總仔」仍然不為所動。

田野龜蹤-慢冬犁夢之二

11月初起,二期的農作即進入秋收的旺季,在田野間處處可見,農友們忙碌的景象。而在彰化二林、芳苑一帶的農作中,稻米仍為主要的農產,其次就是落花生(土豆),成為農友重要的經濟來源

落花生(土豆)為彰化、雲林、嘉義縣沿海鄉鎮的主要雜糧作物,分春、秋兩作,農友們通常與稻穀交互輪種。而主要的產區集中在雲林縣,佔台灣本島總生產量70%,為雲林縣具有競爭力的農產之一。11月份為秋作落花生採收旺季,沿著台17線或19線公路,行經彰化二林、芳苑、大城、台西、崙背、元長、北港等地均可看見農友採收的盛況。

田野龜蹤-苦中作樂

「聽講,風颱嘜擱來囉!」這是兩、三天來田野間農友們最關心的話題,甚至不時地探詢氣象局網站的颱風預報,指著螢幕上的衛星雲圖,猜測颱風會往哪個方向轉動,架式十足。直到今天(8/21)上午確認如麗NURI遠離,農友們一顆顆忐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露出歡喜的笑容。

麥田狂想曲-愚人赴雨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安排」,近年來喜願麵包許多事件總是和「愚人節」(4月1日)有關聯。例如:雲林莿桐的「喜願烘焙餐坊」合約簽訂生效日就是4月1日,就連大雅契作小麥的收成也在4月1日,這兩件對「喜願麵包」發展極為關鍵的兩件事,竟巧合地在同一天成全。

由於主要參與小麥收成的夥伴們,希望擇訂日期,在工作時程的安排上較能作妥善的規劃,但訂定小麥收成的日期,是違反農友們在農事管理上的概念,張村長對於我們這一群「工、商業人」希望能配合「訂定收成日」也感到十分為難,因為農友們對小麥熟成的安排上,是以收割機械、地點、天候、烘麥間等因素,做總合彈性與隨機權變做判斷,尤其是天氣在三月中旬後陰晴不定,農友只要天氣放晴就馬上進行收割,哪能夠等到4月1日,誰又能確保當天是好天氣。

田野龜蹤-吉地出售

去年的今天(2007年7月9日)以「歡喜收成」系列的圖像與文字傳達田野農友收成與對生活的感嘆,一年後的今天,稻米價格卻在政府刻意的壓抑下,雖然比去年 成交價略高些,1000斤(600公斤)約在840元-860元間(2007年同期800.-820元/千斤)游動,可是農民們實質的收入卻比往年還要來得低。

受石油價格高漲的影響,往年秧苗費780元/每分地,現在變900元;肥料費從800元漲到1100元(一分地基肥一次、追肥兩次),耕地犁田費從800元調高到1000元,稻穀收割與運載又隨油價再次調高,稻農一分地一季(四個月)的稻作淨收入從去年 的7000元,急降到5000元。這是農友們真實的窘困, 而許多自稱從事「農運」、「社運」關懷農友的人士,為何妳(你)們保持緘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