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狂想」3.1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不管你是誰,也不論那是什麼,…只要你真心渴望一樣東西,就應該放手去做,因為渴望是源自於天地之心;因為那就是你來到這世間的任務…,而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這是巴西小說家保羅•柯爾賀(Paulo Coelho, 1947-)《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註)書中老人與牧羊少年的經典對話,傳遞著追尋夢想的「勇氣」與實踐夢想的「決心」;這段話一直深藏在「麥田狂想」裡!

田野龜蹤-佈陣封神(二)

上週六(10/17)農友在完成「佈陣封神」時,其實心裡非常擔心「盧碧颱風」來攪局,因為花了好大功夫才擺設成功的「陣勢」就會因此「去了了」!還好「盧碧」真的閃過去。

農友為強化陣勢,又花時間採「矩陣式」排列,構成「天網」。但是,幾天觀察下來「照妖鏡」、「萬仙陣」的阻嚇功效卻只維持了兩三天;小鳥們對守陣的「仙人們」施了什麼「風」的法術之後,「仙人」在「風」妖嬌的挑逗下,快意地隨「風」飄舞,完全對農友交付的任務,拋之腦後。幾隻已經進化為高智商的小鳥,在確認「風」已破解農友的「障眼法」,立刻號召其他同夥展開一波波空襲行動,如入無人之境,尤其是在每天清晨時刻的-早餐。

田野龜蹤-佈陣封神

十月初的「芭瑪颱風」雖然沒有直接侵襲台灣,但西南部沿海的二期稻作受颱風外圍環流風勢的影響,更加助長「瘤野螟」(又名縱捲葉蟲,農民俗稱捲葉蟲)的侵害。由於時序在立秋(2009/8/7)後即發現捲葉蟲的蹤跡,農友們雖各顯神通進行「藥物治療」,減緩稻作的「孕穗」、「結穗」、「稔實」的傷害,但「慢冬」(二期)稻作收成的品質與成數,農友們大多有「看壞」的心理準備。

「麥田狂想」3.0

-這一場美好的仗,從未來看現在已經太晚了,但從過去看現在似乎又太早。

「喜願麵包」契作小麥今年即將進入第三年(2009.11-2010.4),因已有兩年實地觀察與紀錄(2007.11-2009.4)小麥完整生長的過程,在心情上開始體認到小麥不應定位或只停留在「一鄉一特產」的歡慶活動中,而應位移至「農地多元應用」與「在地農糧自給」的位階思考,於是在今年小麥收成入倉與研磨加工出貨後,便積極地尋求跨區域農友的合作與農改單位的協助。

田野龜蹤-無毒的農藥

清明時序過後,氣候冷熱交替,潮濕悶熱,一期稻作正逐漸完成分蘗且進入「葉稻熱病」的好發期,東部地區在3月底即由台東農改場發出警訊,呼籲農友及早做好防治工作;同樣地,北、中、南各地仍不斷傳出葉稻熱病的災情,即使到5月初疫情仍未完全消退。

農友面對「葉稻熱病」的防治方法就是不斷地「洗藥仔」(閩南話);很好聽的名詞,乍聽似乎是把農藥洗掉,而實際上就是噴灑農藥。農友並沒有意願真誠地反省「播植密度」與「施重氮肥」的老毛病。而目前投藥的治劑有兩種方式-「溶劑」(水溶)與「粒劑」,不過「粒劑」的價格為「溶劑」的2-3倍,田野間多數的農友仍採用「溶劑」噴灑。